相关文章

邦达草原,藏东的云间天路

到藏区游玩,最好是选择自驾。由于一座城与一座城之间的距离非常遥远,城市与景点的距离也是很遥远,所以沿途的风景就成了枯燥行车时最美好的调剂。当然也是旅行中的又一收获。在西藏行车是非常惬意的,离天那么近,举手就能触触到飘浮的云朵。而行驶在邦达的草原天路的感觉则象是在驾云驭风。

汽车行驶在邦达草原上时,你会感觉宛如是乘坐在飞机之上,路两边的白云或悠悠怡怡的在低空中游走,或缥缥缈缈氤氲在低洼的山谷间,或绵绵柔柔的伏在浑圆的草丘之上。汽车从这团白云穿越到那一团白云,将云儿搅动的象蒸锅的水汽般惊散开去。湿凉的水分子带着牧草的清香从车窗掠进来,扑在皮肤上,凉凉爽爽,惬意无比。

邦达草原位处昌都地区三江流域之高山深谷中,海拔4200米左右,是澜沧江与怒江之间分水岭——他念他翁山主脊上的一个宽坦山源盆地,怒江东支玉曲上游河段蜿蜒曲折与其间,两岸广阔的滩地,绵延至渐高的丘陵状草原。起起伏伏伸向更远的黛色雪山。

邦达草原是藏东高山峡谷间不多见的地势宽缓、水草丰美的高寒草原。怒江支流玉曲上游蜿蜒流淌其中,两岸广阔的低湿滩地上生长着茂密低矮的大蒿草、苔草之类的草甸植物,绿茵如毡,除成群牛羊在那里游荡觅食外,偶尔也会有一些藏原羚出没于其间。初春时节的邦达草原,枯黄的旧年牧草的萧索荒凉,和初生牧草的勃勃生机完美结合,呈现出黄绿相间的色彩。

雪域高原的草原是与别处不同的,邦达草原海拔在四千左右,草原上见不到乔木,便是灌木也是难见,因为低温,这里的花草都是紧贴地皮的生长的,矮矮薄薄,密密稠稠。象是黄绿的皮毛碾制的毡毯。绵绵软软,相互牵连扶持依存。弱小而团结,连绵成接天盖地的茫茫藏东草原。

317国道现如今已经修得宽阔平坦,雀儿山隧道和矮拉山隧道先后贯通,这条国道驾车容易多了。路好了,也就有闲情欣赏沿途的风景了。德玛雪山是邦达草原上最高的雪山,海拔5480米,山顶积雪终年不化。雪山就在317国道路边。德玛雪山藏语意思是为“十二座神山在此集中”,是格萨尔王传说故事中的神山。雪山高耸入云,巍巍矗立于圆润的草岭之巅,宛似鹤立鸡群,让人心生敬畏。

邦达草原上另一座值得关注的山是浪拉山,在藏区不能算高山,但因著名歌手韩红那首动情的歌曲《浪拉山情》而为世人熟知。浪拉山,属于自东向西第五条山脉由唐古拉山脉延伸出的他念他翁山--怒山山脉。怒山山脉也是澜沧江和怒江的分水岭,是韩红家乡昌都附近最高的山峰。韩红西藏行踏上家乡的土地,在海拔4572米的浪拉峰巅上,遇到一群藏族孩子。韩红与他们坐在了一起,一边吃着牦牛肉干,一边唱着“风儿伴着我走,云儿悠闲自得……”深情的演唱,悠扬的曲调传遍大江南北,也勾起了人们对浪拉山的无限向往。

公路曲折,一直伸向邦达草原深处,直至穿过草原。而波涛滚滚的金沙江也与公路比邻相伴。江岸边或断崖峭壁,或沟壑纵横,或田园庙宇。于是草原地貌就有了变化。随着汽车的行驶,五彩的经幡,圣洁的白塔,金碧辉煌的寺庙,不时出现在江边某处。坦荡广袤的大自然,无所不在神佛,庸庸绎绎的人间烟火,就在白云苍狗变幻中和谐成藏区独特的风景。

藏区的天气和藏区的云一样率性,说变就变。才还是白云悠逸,转眼阴霾欲雨,云彩流转之间,阳光忽隐忽现,邦达草原起伏的草色,明暗转换,象是闪着光华的绸缎。随着视角的移动,变幻着低调奢华的色彩,奇妙的光影营造出视觉盛筵似在挽留游客的匆匆脚步,慢一点,再慢一点。

贴士

除此之外,我还提到了...

德玛雪山,浪拉山